陈老宇推荐新书:快速行动、打破一切!
2019-05-08 09:16:31
  • 0
  • 0
  • 2

原创: 陈老宇  来源:陈老宇 

  早上我和王煜全同学讨论一本书。后来他说他没读过。这让我窃喜。我认为自己读书还算是比较多的。但有两个年轻人,一个是王煜全,另一个是蒋方舟,可能是世界上读书最多的人。他俩确实读的书比我多得多。我读过的他们都读过,我没读过的他们也读过。但是今天竟然发现有一本书,王煜全同学还没读过,我的小虚荣心得到小小的满足。[坏笑]

  后来知道,今天是世界读书日,《今日头条》的小朋友约我为世界读书日写个帖子。我就介绍了这本书。《今日头条》马上加精推荐。我看了一下,一转眼阅读量就超过40万了!看来还是不错滴。当然比起新浪微博一转眼阅读量就达到300万,似乎还略少了一点。我马上又转发到我的微信上,结果半天都没有看见反响。最后发现,微信上根本发不出《今日头条》的任何东东!原因嘛,你懂滴!好吧,那我就用这篇文字索性再发个公众号吧。

  全民阅读挑战

  刚才今日头条的张久阳小朋友给我发了一条微信,邀请我参加#全民阅读挑战#话题,分享一本书。正巧今天早上我刚和王煜全同学聊了一本书。这本书的题目叫做:《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快速行动、打破一切!)》。它的作者是Jonathan Taplin(乔纳森·塔普林),一位多才多艺的跨界斜杠艺术家。72岁高龄的他曾长期担任许多著名影片和音乐的制作人,对影视音乐界的历史和现状非常熟悉。所以,他的这本书几乎就是为影视音乐人发出的呐喊。

  这本书的副标题就充满了火药味:脸书、谷歌和亚马逊是如何垄断文化并践踏民主的!(How Facebook, Google, and Amazon Cornered Culture and Undermined Democracy)。在该书的另一个版本的封面上,甚至还印有一句口号:A scathing indictment of these tech companies’greed and arrogance —the GUARDIAN(对这些高科技公司的贪婪和傲慢的严厉控诉。—守护者)。显然,这个守护者,就是作者的自称。

  在本书中,作者尖锐地指出: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一小群自由主义的企业家,包括硅谷教父彼得•蒂尔和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等,他们开始劫持互联网的原始分散化的版本,违背了互联网的初衷,以他们自己的形象来塑造在线生活。特别是容忍了书籍、音乐和电影的盗版,同时通过不透明的商业运作,将用户的个人隐私置于次要地位,创造出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在这些大企业监控下营销的单一文化模式。这种权力的高度集中给这些大企业带来了巨大的利润。但是,大大损害了艺术家、音乐家和出版家的利益。

  2001年以来,美国的报纸和音乐收入下降了70%,图书出版、电影和电视利润也大幅下降。与此同期,谷歌的收入从4亿美元增长到745亿美元。今天,谷歌的YouTube控制着60%的流媒体音频业务,却只支付了流媒体音频收入的11%。今天,艺术家、音乐家和新闻记者等原创者创造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得多的创造性内容,但是,这些原创作品和内容的创建者和所有者的收入却在不断减少。

  如果你认为这件事儿只影响到音乐家、电影人或记者,那你就错了。随着大量的资金被这些公司所垄断,政治权力也随之转移。脸书、谷歌和亚马逊现在享有与大型石油企业和大型制药公司同等的政治权力,这必将影响一切人,并使得解决这个问题变得越来越困难。塔普林甚至上纲上线地说:一个由少数人决定,并对多数人不负责任的资本主义,对所有的人都是一种威胁。然而,只有极少数的人,企业家和投资家,他们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而其余98%的人,其实什么都不知道。

  数字巨头的出现,打击了美国的创造精神和创意产业。数字财富的聚集使美国越来越不平等。我们面前正展现这样的图景:有几千个美国人,他们拥有智能机器司机开着的全自动汽车,享受着用大量金钱研发的抗衰老药物而活到150岁以上;其他几百万美国人则被比他们聪明得多的电脑剥夺了工作而陷入失业,并在60岁时死去。

  ……塔普林提出的问题太多了!我不可能看得那么快,又没人把这本翻译出来。但我还是看到了他对自己过去鼓吹的:“互联网就等于民主”表示了后悔。但是,互联网到底等于什么,他也没说清楚。当然,也许是我没读懂。

  塔普林对于解决这些自己提出的问题也力图给出答案,那就是:快速前进,打破一切!他指出,人们需要建立一个至关重要的、前瞻性的思考方式,让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和创造者能够用以往的知识和合作的决心来重新获得自己的观众。人们应该重新思考万维网的设计,并和主宰它的公司通过互动建立新的关系。

  塔普林指出:脸书、谷歌和亚马逊这些互联网企业已经太庞大了。它们垄断了文化,破坏了民主,压垮了很多和他们竞争的中小企业,侵害了无数原创作者的利益。如果它们不能被阻止,就必须被拆分。否则互联网上的创新就会被扼杀。塔普林建议说,美国监管当局应当效仿上个世纪50年代美国政府强令拆分贝尔实验室,并向所有利益相关方颁发专利,从而催生了大量的创新,包括半导体、太阳能电池、激光、手机、计算机语言和卫星,这些都是打破了贝尔实验室的垄断而产生的重大成果。塔普林甚至认为,为了解决科技公司在互联网上日益增长的垄断,这样的行动可能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塔普林的这本书受到了音乐、电影和新闻创作者的普遍欢迎,这容易理解。但此书也为互联网界所高度重视。实际上,它对互联网未来的发展提出了全局性、战略性和方向性的思考和挑战,被普遍认为是一本非常重要的、有指导意义的互联网书籍。

  我还感觉很有意思的一点是,本书虽然通篇都把矛头对准脸书(facebook)等三个企业,但是,facebook的总裁小扎居然还是为本书专门题了词,他写的那句话是:

  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 Unless you are breaking stuff, you aren't moving fast enough.

  ——Mark Zuckerbeg

  快速行动,打破一切!除非你打破了什么,否则说明你的速度还是不够快。(马克·扎克伯格)

呵呵,美国人,有意思!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