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说权力与概率,再谈成功与网络
2019-07-01 09:30:59
  • 0
  • 0
  • 1

原创: Peter东  来源:混沌巡洋舰 

最近读完了西闪的《国家的计算》,这本随笔集围绕着身体与权力这俩个关键词展开,前半部(辑一:狂热的计算)写统计学是如何与政治权力的相互影响(核心观点:国家热爱统计学),后半部分(辑二:自我的发明)写身体是如何决定我们的认知的(核心概念:具身认知),而整本书(辑三:退守的人生)是想帮读者看清楚当代社会中那些隐藏的枷锁。作者在前言中指出整本书有部分被删减,对读者来说也不是一本轻松的读物。毕竟对人文背景的读者,书中遍布着神经科学和统计相关的知识,对理工科的读者,书中的社会学和哲学论述逻辑又有些陌生。

虽然这本书读起来很通畅,豆瓣的打分也在9分,不过美中不足的是,这本书缺少了商业这个元素,文中的权力指的是政治权力,但当下消费主义盛行的时代,商家的权力同样值得关注。政治权力说的是显式的控制他人选哪一项,而商业社会的权力是控制你的选项是什么。如果政治权力依赖对你这个人的了解,从而能够确定那些人应该被重点关注,那商业中选择那些商品该给你推荐那些商品你降价才会买,更是基于概率的计算。所谓19世纪的商业是卖实物,20世纪是卖服务,21世纪则是卖数据,其实卖的是操纵人的权力。

数据为啥值钱,不止是因为能预测你的行为,更因为能改变你的反应和选择。网站给了你推荐的阅读材料,你是可以知道为啥会给你这样的推荐的,理论上你也可以促成改变,但你更多的时候还是会按照默认的设置去执行。而论及对人的自由的损害,商业上的枷锁的危害不亚于政治上的限制。比如假设有些信息是能够救命的,但由于你只关注娱乐的部分,从而导致错过了能让你活得更健康的信息,那就是literal(字面上的)娱乐至死了,而当下哪些传播养生伪科学的营销号,不正在做着类似的事。

《国家的计算》中写道:统治者总是要求在其领土范围内,所有人的所有活动都在他所制定的单一框架内,都符合他所指导的特定目标。被统治是在每一项操作,每一次交易,每一个行动中记录,登记,计数,定价,警告,预防,改革,调整和纠正(蒲鲁东)。 对于商业活动,难道不也遵循类似的逻辑吗?

从这引申开来,小说1984中追求的是一个能控制住多数人少量行为的世界,而美丽新世界的反乌托邦关心的是以概率的方式控制大多数人的大多数行为。前者靠的是对每个人细致的统计,而后者则是根据每个人所有的行为不断的更新对你未来的预测,从而让你时时刻刻都万事如意。人们以为自己沉溺在了一个赫胥黎式的被安排的幸福中,但实际上却是在少数关键的选择上被放置在了一个奥维尔式的极权中,只是人们的目光却被钉在了娱乐至死的一面。每个人都将比自己低下的阶层的1984当成了一则商业化流水线生成的娱乐材料。

商业对自由的侵袭,还令我想起“钱不能买到什么”这本书。桑德尔在书中提出了当代社会面临的一大挑战,作者称之为from market economy to a market society.,即市场价格和金钱标准占据了他们本不该占据的地方,例如我们是否应该付钱以便刺激小孩子多读书,是否应该支持血液交易,是否应该给付了额外费用的人插队的权利。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金融领域,当我们制造出以人的死亡为赌注的衍生品的时候,市场的逻辑也不禁让人怀疑其是否走的太远了些。

桑德尔在他的新书中论述到,在近二十年以来,我们让市场来替我们解决那些本因由公开讨论解决的道德伦理问题,让金钱代替了互助和承担责任这些道德价值,我们把人们心中的向善之心怜悯之意看成是需要最优化分配的稀缺资源,而这些本该是人的肌肉,越使用,越发达的。

翻开报纸看报道,“美国加州只需82美元可以在坐牢时选择安静的牢房”;打开电视看新闻,“50万美元的投资可以换一张美国绿卡”;就连出门堵车时都能得到“温馨提醒”,“进入快速车道,只要8美元”。教育孩子懂得感恩,只要在接受帮助后写一张“谢谢你”的纸条,就可以获得1美元“奖金”。“我们生活的时代,似乎一切都可以拿来买卖。这种买卖逻辑不仅应用于商品上,而且正逐渐掌控着我们的生活。”桑德尔在他的新书里写道,“该是时候扪心自问,我们是否想要这样的生活?”

商业将一切买卖,看似是扩展了你的自由,但每一个不该交易的权力变得可以买卖,都损害了每个抽象个人自由选择的范围,等到你不是买方而是卖方的时候,你才会感叹自由的缺失。归根到底这是因为国家记录下了关于你的一切,而你又能够又交易来的时间做其他你觉得更有趣的事,虽然这件事也很大可能性是被商家安排的。总结来看商业对自由的侵袭,首先体现在限制你的选项,其次体现在把你淹没在粉饰过的现实后,三是将一切变得可以买卖,从而要你能够一步步的从接受到默许再到主动选择,一步步失去了自由。

《国家的计算》的第二部分提到了社会物理学,例如在《智慧社会:大数据与社会物理学》这本书中提到的去用物理学的方法论预测社会未来走向个人成功与否等的一门新兴学科。作者对我们通过大数据预测未来的能力提出了质疑,质疑大数据记录下的就能够代表我们真实的偏好吗?难道不是我们的身体状态,情绪和外在坏境在影响着我们的选择吗?这方面参考之前的书评为什么感觉是不可阻挡的力量-读《 The Strange Order of Thing》

社会物理学研究是对社会整体做概率性的预测,而不是对个体的行为,而网络科学的研究则扩展了这一逻辑。巴拉巴西的最新作品《The formula The universal law of success》中指出,(这本书我还没读,只是根据对作者的访谈)一个人的表现好坏与其成功与否并不是完全关联的。所谓的怀才不遇,不一定是酸文人的意淫,是真实存在的。书中给出的5条五条与成功有关的法则。

由于成功也等同于拥有权力,因此在这里一起论述。《国家的计算》这本书在讲述了对自由的绵密的侵袭是如何建立在统计学基础之后,并没有给出通向自由之路的方向,正如书的简短且明显有些被删改痕迹的辑三标题“退守的人生”指出的。而我看来,看清楚了权利是如何限制我们的自由之后,要做的不止是守住底线,更是去追求外在的成功,成功后会带来更多的自由,包括限制他人自由的自由,当然你可以不选择这一项。

因此这篇小文的最后列出《The formula》这本书中列出的五条成功法则,这里法则,默认也是概率性的而不是决定论的,也不是像物理学中的定理那样一成不变,而是当下社会文化组成的人际网络的产物。

1) Performance drives success—but when performance is immeasurable,

networks determine success. (一个人的表现驱动着成功,但是当表现不好计量的时候,一个人在社交网络中距离中心节点的位置决定成功与否)

2)Performance is bounded, but success is unbounded.(一个人能力的差异有限,但一个人取得多大的成绩之间的差距却可以是指数级的,尤其对于顶级的选手,第一名和第二名之间的成绩差距很小,但其成就却有着天差地别)

3)Previous success×fitness = future success.(未来的成绩等于你当前的能力和你当下技能适配程度,当你擅长的就是当下亟需的时候,你的成就有着无穷的上线天花板)

4)While team success requires diversity and balance, a single individual will

receive credit for the group’s achievements.(团队需要多样化和平衡,但个人可以从团队的成功中获益,因此选对团队很重要)

5)Success can come at any time as long as we are persistent. And it can arrive,regardless of one’s age or time served, so long as you keep striving for it.(成功会在你坚持的过程中任意时刻到来,只要你坚持,不管你的年龄或坚持了多久,只要你在持续的跳起来迈向成功中)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